我们只能在这租房子偷着做

2020-12-18 09:59

问题豆腐经晚报曝光后,引来无数网友和热心市民的关注,他们纷纷提供线索进行举报,按照一条条线索,记者顺藤摸瓜,发现在小区楼房里、偏僻的民房都有黑豆腐作坊的身影,不仅如此,有人竟将黑豆腐作坊安顿在了省康复医院的一个破旧角落里,为掩人耳目,黑作坊被锁在一个废旧的院子里,常年臭气熏天,让周围的居民苦不堪言。

出了这个隐蔽的院子,记者在康复医院的大院里看到,不少病人在外面享受阳光,很少有人知道最里面的院子里有人在做黑豆腐!

记者向女主人打听豆腐怎么批发?女主人摇着头说:“我们只是自己做豆腐往外卖,没有多余的往外批发!”这些豆腐被卖到哪儿?女主人说:“最近工商查得严,我们不敢多做,每天也就做100斤左右,就在五一路早市上卖。因为这个活儿又脏又累、挣钱又不多,以后不想再做了。”当问及有没有正规手续时,女主人说,豆腐加工的手续不好办,工商不给办理,我们只能在这租房子偷着做,现在房子的租金也上涨了,我们要改行做其他的。

7月19日,记者来到位于八一路的省康复医院,顺着医院右侧的小道往里走,是一处老年人活动场地,活动场地的里侧,是一扇紧闭的大门,推开大门后两条大犬向记者扑来,看门的一位老人警惕地不让外人靠近,当记者打听里面有没有做豆腐的?老人摇着头说:“没有,今天他们没做。”虽然有老人阻拦,但记者远远就能看见最南面的豆腐作坊里面正冒着热气。记者来到豆腐作坊里看到,女主人正在专心地往一个装满豆浆的铁桶里添加一些不知名的粉末,屋子里散发着一股股发霉的臭味,地上满是豆渣,几个装满豆汁的铁桶上面漂浮着黑乎乎的东西,锈迹斑斑的机器发出轰隆隆的响声,机器那头乳白色的豆浆缓缓流向满是油渍的大桶里,十几个布满油污的塑料筐里摆放着的豆腐晾晒在院子里。